纸上谈兵未必浅 《铃兰之剑》重塑本格战棋荣光

  来源:网络  2023-11-10   阅读: 1699

战棋游戏究竟起源于何时似乎已经无从考证,但早在我国的古代时期,便已经有通过沙盘推演,推断战争走向的例子。近代战棋的原型,大抵出现在1811年,由普鲁士的文职战争顾问冯·莱斯维茨男爵创造。

随着电子游戏的诞生,这种纸面上的博弈,被搬到了更广阔的平台。由于需要一步一思考,对脑力的考验远超过操作,因此战棋类电子游戏拥有更加广泛的受众年龄层。时至今日,那些经历过国产游戏黄金时代的玩家们,对战棋游戏依然有解不开的情结。

如果以游戏类型来做划分,那么战棋游戏也曾占据游戏圈的半壁江山。彼时,由于游戏机能的限制,回合制与走格子的战棋,成为了诸多游戏选择的。从古早时期,一个个经典战棋游戏的名字响彻云霄。

如果给当时的战棋游戏拍一个座次,那日式战棋绝对占有一席之地。彼时,借助游戏机的势头,日本游戏开发行业正盛,游戏公司疯狂内卷,卷死了不少同行的同时,也卷出了不少传承至今天的战棋佳作。《皇家骑士团》《梦幻模拟战》《火焰纹章》《三国志》《超级机器人大战》《战场女武神》,以战棋为玩法的佳作不胜枚举。

图注:在那个网络不发达的年代,抱着词典愣啃生肉的玩家也不再少数

国内的战棋游戏也同样百花齐放,虽然有不少战棋游戏“借鉴”了其他作品,但依然成为了战棋爱好者们难忘的回忆。《炎龙骑士团》《幻世录》《天地劫》等等,皆是国产战棋的佳作。有了中文的加持,这些国产战棋游戏,更容易被玩家们接受。

在战棋佳作辈出的年代,战棋玩法也被一次又一次的深度挖掘,在策略层面与机制层面有了十足的进步。虽然同为战棋游戏,但几乎在核心玩法上都各有特色。比如早期《火焰纹章:暗黑龙与光之剑》中角色不能阵亡,不然会直接消失;《皇家骑士团》受冒险解谜游戏影响,引入了高低地形差,创造了更加立体的“棋盘”;《战场女武神》则让玩家带入棋子视角,亲自进行操作,增强了沉浸感。

虽然我们无法界定何为“本格战棋”,但我们可以确认本格战棋的几个要素,即玩家们要在划好的“棋盘上”进行战斗,且与对手按照一定的规则轮流行动,其次要有丰富的额外机制。在如今这个快节奏的时代,战棋这种学习成本高,战斗节奏缓慢的游戏,显然再难成为主流。再加上战棋对于设计层面有更高的要求,所以属于吃力不讨好的存在。

但很显然,《铃兰之剑:为这和平的世界》就是一个逆水行舟者,它凭借着出色的设计,在此点燃了战棋游戏的荣光。游戏的开发团队“极心社”的成员,大多是《皇家骑士团2》的忠实粉丝,也有不少人参与过参与过《超级机器人大战》系列、《妖精战士》的开发。甚至在《铃兰之剑》导演郭磊与《皇家骑士团》制作人松野泰己的特别访谈中,后者直言《铃兰之剑》为:“诞生于本世纪20年代战棋游戏的正统进化之作”。同时他还表示在游戏中看到了火纹、皇骑、大战略等经典策略的影子与背后的战棋精神。

战棋的核心之一就是地图,一张合理的地图除了建模精美以外,还应该具备一定的功能性。在这一点上,《铃兰之剑》做的相当到位。其地形不但充满了高低差,还存在高与低地形差之间的攻击差异,也就是从高处攻击,更容易命中敌人的弱点,非常符合现实战斗中高处打低处的优势。就连在战斗中,都要考虑敌人的受击方向带来的影响,策略要素拉满。

图注:俗话说得好,高打低,打XX

做的细致,同时量也给的充足。目前游戏团队已经为《铃兰之剑》制作了超过300张地图、1000+的关卡,同时根据玩家不同的选择,设置了7、8种不同的结局。

其次,《铃兰之剑》对于棋子的刻画也相当出色。且不说每个角色精美的建模与丰富的人设故事。单单是在职业功能性方面,就相当吸引人。粉碎者、守望者、突袭者、毁灭者,防御者,游戏利用不同职业的克制与特性,充分展现了策略深度。弓兵在敌人回合的警戒反击,盾兵的格挡伤害,枪兵的列阵牵制,都在考验玩家们的理解。

在角色养成方面,根据培养方向不同,会给予不同的技能配。点击不同的天赋,解锁战术技能可以在战场上增加优势。比如“行军号令”可以在战斗中增加我方移动范围,让己方突袭单位可以直插敌人腹地,解决关键角色。

《铃兰之剑》本身也存在相当多有趣的互动设计,可以让玩家们将自己的策略能力发挥到极致。比如在草地上使用火属性魔法时,会点燃草地,形成大范围AOE;在地形边缘战斗时,可以利用地形杀直接干掉敌人;利用掉落的滚石,消灭一条直线上的敌人等等。

结语:

总的来说,《铃兰之剑》更像是在复兴黄金时代战棋最纯粹的魅力,它在本格战棋的基础上,利用NeoPixel技术打造出了全新的像素风,保留了战棋游戏精髓的同时,重现了战棋游戏策略的荣光,实现了精致策略立体作战。如果你曾是一名战场上的指挥家,亦或者是想重新找回那份脑力博弈的快乐。不妨前往TapTap关注《铃兰之剑》,游戏将于11月23日开启破局公测,还望不要错过。

相关文章